打仗亲兄弟在巴厘岛开会也是铁哥们儿亲

 常见问题     |      2016-01-10

  国际上开峰会,像刚刚落幕的G20峰会,在讨论问题同时总会彰显团结。可实际上,上面开大会,下面的小会也没耽搁,在某种程度上,小会更说明问题,因为,亲疏远近就藏在这些小会中。

  16日,西方几个主要国家的政府网站和驻外机构网站上都出现了一份简短文件,《北约和七国集团领导人在巴厘岛二十国集团峰会间隙发表的联合声明》。

  在线观看体育

  声明开头说:“今天,加拿大、欧盟委员会、欧洲理事会、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荷兰、西班牙、英国和美国的领导人在巴厘岛举行的 G20 峰会期间会面并发布了以下内容陈述……”

  内容有三点:谴责俄罗斯周二对乌克兰城市和民用基础设施实施的野蛮导弹袭击;关注并将全面调查发生在靠近乌克兰的波兰边境村庄的爆炸事件;重申支持乌克兰和乌克兰人民,对波兰和乌克兰遇难者家属表示哀悼。

  这份声明中有欧洲、北约和G7, 欧盟和欧洲理事会算是居委会,北约算是保卫处,与会的几个国家不是世界经济大国,就是欧洲主要经济体。

  多数网站为联合声明配发了照片,角度不同,但都是这次紧急会议的现场照片。仔细看,照片上面有门道。和任何其他领导人一样,别看大家平时很随意,经常做平易近人状,但真到开会时,座次从来不是随便安排的。

  美国是西方老大,世界最大经济体,决定国家全球地位的主要硬指标,美国都是世界第一。说到对乌克兰的支持,也得主要依靠美国,所以,这个位置就是要凸显美国的地位、作用和责任。安排这个位置,其它国家的“紧密团结在……”的心态也就显现出来。

  美国旁边该谁了?按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地位,应该是英国和法国,按钱袋算应该是日本和德国。可并不是,拜登右边是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左边是英国首相苏纳克。

  英国是美国在欧洲最亲的人,加拿大是美国的隔壁邻居,与日本、其它欧洲盟友相比,英国和加拿大都是美国的“嫡系”。不只是都说英语,关键人家是一根线上下来的。另外,从对美国的支持度看,即便在西方国家中看,英国和加拿大也从来不含糊。

  法国是欧洲大国,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不能再等,总统马克龙坐在特鲁多旁边。不用转身,一双眼睛可以直视记者镜头。

  马克龙旁边是德国总理朔尔茨,朔尔茨旁边是意大利总理梅洛尼。德国是欧洲第一大经济体,和意大利都是G7成员。

  苏纳克左边是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再左边是荷兰首相吕特,西班牙和荷兰是欧盟、北约成员国。

  比较显眼的是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的位置,他坐在吕特左边,很显然,距“核心”拜登距离较远。论经济,日本是G7成员,经济实力位居世界第三,在西方世界中仅次于美国。然而,日本既不是欧盟和北约成员国,在西方政圈儿中也属于辅助位置,况且乌克兰战争主要是欧洲安全问题,因此,岸田座次溜边儿属于正常。在以往的G7会议上,日本也大致是这个位置。

  坐在最边上,几乎要把身子调转过来才能看到镜头的,分别是两位欧洲机构的领导人,一个是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坐在意大利总理梅洛尼旁边,另一个是欧洲理事会主席、比利时前首相米歇尔。这也合理,机构领导人和国家领导人相比,位置要略低一些。

  这个集体照的座次基本体现了两个原则:首先是北约优先,欧盟其次,G7殿后,因为乌克兰战争首先是安全问题,再是欧洲地缘危机,然后才是对世界经济的冲击。另外,美国和嫡系优先,其他人居次,但从有利于活动颈椎来看,又优先照顾到两个欧洲机构,拜登、苏纳克、特鲁多、马克龙、桑切斯五个人不需要扭脖子。

  就这次在印尼巴厘岛召开的G20峰会来说,即便不算主要西方国家的这次紧急小会,大会上也重点关注了乌克兰问题。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视频发言,以及联合国刚刚通过的要求俄罗斯对乌克兰进行战争赔偿的决议,都让俄罗斯感到压力,十分尴尬。率团出席峰会的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会议刚刚过半时便提前离场,说明俄罗斯在这次会议中感受到空前孤立,到处是谴责、批评和冷脸,再呆下去没意思,提前打道回府是最佳选择。

  这也说明一个问题,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加入到一伙儿人中去,没几个狐朋狗友,有好事时没有份儿,碰到坏事时更独木难支,那种感觉挺寂寥,也很无奈。俄罗斯总统普京不来峰会,也正是出于这种考虑。至于有报道说,普京怕去了峰会自家后院着火,甚至像英国《太阳报》援引俄罗斯某政治分析人士说的,担心在峰会期间遭到美国、英国和乌克兰特种部队的暗杀,都只是一种猜测。最主要的还是心理,如果普京去了,能在峰会上找到的知心人实在太少。

  我们习惯说,人民群众已经组织起来了。这无疑是说好人。其实,从现实看,坏人的动作常常更快,尤其是近些年,诸多现象表明,特别是遇到糟心事儿时,往往好人还没回过味儿来,坏人就已经组织起来了,甚至行动起来。这常常搞得好人们措手不及。这让人不能不重新审视好人的特点:心肠好,心眼善,性格软弱,而且,反应还慢。

  G7和北约几个主要成员国趁G20大会期间发表的联合声明,再次表现了西方在小团体内部的紧密团结。那么,俄罗斯渴望的团结在哪里?普京所依赖的坚强堡垒又在何方?

  尽管拉夫罗夫提前回国,但从莫斯科传来的声音表明,俄罗斯内部的团结暂时还是有保证。尽管乌南重镇赫尔松刚刚失守,令克里米亚面临直接威胁,泽连斯基视察这座城市又无疑让普京脸上发烧,但是,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日前在主持俄中部地区安保会议时的发言很给力,他强调:“虽然西方集体向乌克兰政权提供军事援助,俄罗斯也将完成总统确定的特别军事行动任务。”

  俄军目前面临巨大压力,这是公认的事实。此时,帕特鲁舍夫能说这种话,毫无疑问应该归为替领导分忧的行列。帕特鲁舍夫也是克格勃出身,从2008年起一直担任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是普京的亲信。选秘书,未必要选最能干的,但一定会选最忠诚的,帕特鲁舍夫就是这样的好同志。

  只是,帕特鲁舍也是俄罗斯官员,是普京的下属,如果他是某个国家的总统,像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那样,就能更有力地站在普京身后。这样的国家如果也有好几个,而且还都很有经济实力,军事科技水平也不低,G7和北约成员国开会,他们也可以开个会,分庭抗礼,那普京恐怕早就不是现在的心情了。

  可惜,苏联早就走进历史,华约也没了。更悲哀的是,原来的小兄弟现在已经坐到北约的大会议桌前,商量着如何对付自己了。这种心情别人可以想象,但在普京,却是每天像在现实中咀嚼巴豆,苦不堪言。更不用说眼下的乌克兰,本是同根生,现在已成了战场上的敌人。

  可是,交朋友,更不用说培养铁哥儿们,容易吗?实话说,普京手里真没什么称手的东西:论价值观没有吸引力,讲软实力又缺乏影响力,撒钱交几个朋友吧,俄罗斯自己还指着卖天然气赚生活费呢。现在情况更糟,深陷闪电战转持久战的泥坑,要大把花钱支撑在乌克兰的战争,怎么办?面对重重困难,看来也只能依靠抓革命促生产了,形势不容乐观,能扛一天算一天吧。